首页 这些故事有点奇怪 下章
第31章 如同冬曰暖陽
  横蛮地撑开黏黏糊糊的小暴地侵犯着她。韩如奈柳眉轻蹙,白哲的小脸泛起期待的红晕,软糯的双像麻薯一样,可怜地单上,小翘得高高的,形成美丽的弧度。

 小好像要融为一体。韩如奈出心驰神漾的表情,小嘴嘤嘤地发出无力的呻声,细白的纤习惯地动了起来,如玉的手指蜷曲着。颤抖地抓住单。“了!”“喔…在里面!”

 烈地动着。软的小都要彻底变成他的的形状。“快用我的小!”

 “呀…出来了。进小了…哈!”***秋天的天空特别清澈,像是一面明镜。微凉的秋风轻拂韩如奈两颊的碎发,的感觉,但却不令人讨厌。

 她穿着一条白色裙子,长长的秀发随意地披在两肩,不施粉黛的脸容,清纯脱俗,她坐在公园的木椅上,白晢的手拿着士多啤梨可丽饼。

 她就像一只小麻雀,小口小口地吃着眼前的甜点。酸甜的士多啤梨和忌廉融出多层的口感,明明很好吃,但她却依旧脸无表情,她似乎总是不能感受美好的东西。

 “小奈?”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什么是喜欢一个人?可能是单从背影,便能认出她。韩如奈回眸一看。

 他的身姿在凉风中显得消瘦笔,眉眼丶轮廓丶薄,还是和过去一样清俊,像是一幅巧的素描。什么是喜欢一个人?可能是久久未见。

 重遇的那一刻,却能记得他的所有细节。白得透光的皮肤丶温柔清朗的嗓音丶笑的时候手会半掩着嘴角丶修长有骨感的手指…一切一切的小细节,全都烙印在灵魂里,但迟钝的她,不知道这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

 或许是知道的…只是不想面对。廖明佯装淡定地坐在她身旁,心里却很紧张,耳畔也是一片绯红。“很久不见。”“嗯。”

 “你之前同学聚会不是报名了吗?为什么没有出席?”“江洁那些黑历史是我捏造放上网的。”焦躁的她开始问非所答。“我知道。”“那些不雅照是我放上网的。”

 “我知道。”他的声音温暖极了。没有一丝愤怒和不解,她好像从未见过廖明生气的样子,她人的桃花眼直盯着廖明,她的世界总是围绕着恶意和暴力,她不明白眼前的男人想要做什么,“你要报复吗?”

 “不是。”他深情的丹凤眼细细地描绘着韩如奈粉雕玉琢的五官,骨节分明的手指无声地敲打着心里麻的节奏。“我喜欢你。”陈封已久的话语终是说了出口,他的样子比少年时多了几分成的感觉。

 但表白时那青涩的模样,竟是与年少时的他重迭了。“你笑的时候很漂亮,眼睛里却没有灵魂。我以前不知道是为何,你这么好看,应该是得到所有人的关顾,不会有丝毫烦恼。

 直至不雅照事件,你明明被打,但却说没事。无痛症的人身体出血丶骨折也很难察觉,所以更加应该悉心呵护,但这却成为了你遭受暴力的借口,我很心痛。”

 他的手背小心翼翼地轻碰韩如奈的手背,“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照顾你丶保护你吗?”他卑微地问着。现在的他不是贵公子,只是一位普通地表白的男人。“这个世界很烦,你也很烦,你…为什么总是这么…”

 韩如奈秀眉轻蹙,贝齿用力地咬破指头,鲜血滴落在纯白的裙子上,她就像是一个补过丁的娃娃,双眼精致却空,无力地靠在椅子上,无助又可怜。廖明吓了一跳,立刻出纸巾为她止血。

 “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完美,江洁遇到困境也会不安丶崩溃,但你…我还心期待可以把你拉到我的世界,但你却这么快便振作,刺眼得让人讨厌…”她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了。

 ***韩如奈一推开门,便被一道力扯到浴室。暴的力道拉断她几缕青丝,断掉的发丝形成一道通往死亡的路。

 梁宁把她小巧的脑袋沉在冷冰的浴缸水中,她反应不及,可怜的眼睛睁着。眼前白茫茫一片,耳朵听不到任何声音,就像被这个世界隔绝了。

 她的鼻和肺部涌进了不少刺骨的水,她就像是一个渺小的水球,被无情地灌着水。韩如奈本能地挣扎着。葱白的手指试图抓住他骨节分明的手,但他却丝毫没有收回力道的意思。

 她开始咳嗽,在水中咳嗽唯一的结果是入更多冷冰冰的水…她的脑袋开始放空…手脚无力地下垂。

 就像是软掉的面条…梁宁把她的头颅从水中拉出,她透的秀发贴在出水芙蓉的脸蛋旁,样子惹人怜惜。

 她不断咳嗽,透明的体随着咳嗽被吐出,她艰难地睁开眼睛,慢慢适应眼前的视觉,渐渐地蒙胧的视野开始变得清晰。

 韩如奈看清了眼前的人的脸,他黑着一张脸,像极从幽潭里冒出的恶魔,这样看来,没有杀了韩如奈是这个恶魔唯一的慈悲。

 “你今天见了谁?”他的声音宛如冬天时掉落地面的冰雹,寒冷至极。这是个双方都知道答案的问题,但他却偏偏要把这丑陋的答案搬到桌上。

 “你是需要我的吧?”她可能疯了。竟敢在死神面前问非所答。“什么?”梁宁发誓,如果她再胡言语,他会毫不犹豫地把她杀掉。

 “你是需要我的吧。我以前一直以为我爸妈是需要我的,就像灰姑娘需要玻璃鞋丶飞机需要燃料丶拳击手需要沙包,但他们却这么轻易把我送给你,你是需要我的吧?”“你觉得呢?”梁宁看着她,眼神一如最初,深邃不见底。

 “我们一起自杀吧,死亡对我们来说才是最好的结局。”她继续问非所答,他笑了笑,如同冬日的暖,“好。”梁宁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规律的人。

 他所有事也是跟随长辈的安排,他人生中只有三件事是遵从自己的心。第一件事,娶了一个家世不显赫的女生。第二件事,教训了一个不听话的小宠物。第三件事,自鈠。这三件事也是围绕着同一个女生。这个该死的韩如奈。

 ***《这只蝴蝶妖有点奇怪》***宽广的卧室里,苗葵慵懒地靠在窗边,柔和的自然光照在她白哲莹润的肌肤上,显出丝丝透明感。 hUTuXs.Com
上章 这些故事有点奇怪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