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这些故事有点奇怪 下章
第27章 空蕩蕩教室
  刺眼的太阳镶嵌在蓝天之上,白绵的云朵织在一起,蓝天白云,真是个好天气呢!如果撇除周霍正在扯着韩如奈的衣领,他那黑沉如墨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她,眼中的怒意翻滚如同火山中四处迸溅的岩浆,往日意气风发的气息然无存。“周学长。”韩如奈清澈的眼楮直直看着他,果冻般的小嘴乖巧地叫着他。

 “你和廖明那个小子一起了?”他冰冷的语气令人后背生凉,但她似乎还未闻到死亡的气息,还是软软地看着他。

 “对呀。”周霍搂住了她的肢,温热的呼吸薄在她的颈上,低哑而危险的声音传到她的耳畔,“小女,你吃得了这么多男人吗?”“吃不下呀,所以我决定抛弃学长了。”

 “什么?”这是周霍人生中第一次被人抛弃,初听时,他还以为自己出现幻听。“我们距离这么近,你明明听到的。”“那个小子有什么好?”他咬牙切齿地问道。

 “学长你很好呀,只是学长你是保鲜,廖明是新鲜。”“什么?”这又是什么鬼东西?超市广告吗?

 “学长你再好,同一味菜吃上一百次也是会腻的,正常人也是喜新厌旧,我也只是跟着大众的步伐而走。”“哈…”周霍松开了对她的束缚,一副不可思义的样子。

 “小女,你…你很好…你真的让我大开眼界了。”他转身想要离开。“学长,如果我被廖明抛弃了。你会要回我吗?”“神经病!”“那我便放心了。”

 ***早上还是高照,来到下午,天空渐渐变得黑沉沉,在轰鸣的雷声下,漫无止境的大雨倾盆而下,廖明院子里的花被摧残得七零八落,百花争的画面不存在。今天是廖明的生日。廖明和韩如奈独处在他的房间内。

 韩如奈的小脸凑到他的俊脸前,细细密密的吻落在他的脸上丶上丶喉结…她就像小猫一样,乖乖巧巧地吻着。又香又甜的吻慢慢动着他的望。

 他反客为主,把她扑倒在身下,温柔细意地深吻着丶索取着她人的气息,在她快要不过气来的时候,他才放开纠的双

 韩如奈檀口微,一双眼楮仿佛能沁出水来,樱嘴也水的,如同被朝点缀的花瓣。廖明在她面前,自制力可以说是零,他受不住面前美惑,再次低头噙住她的粉。吻了一会。

 他小心翼翼地把她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身上。绵悱恻的瓣再次分开,牵出几缕透明的丝线。韩如奈的眼眸蒙着水雾。

 她的目光掠到他那菲薄的感的喉结,霎时觉得口干舌燥丶意犹未尽,她撒娇似地说道,“明,吻我。”

 廖明被她娇滴滴的声音得心,清俊的脸颊烧得发烫,修长的手指轻刮她小巧的鼻尖,宠溺地说道,“不要脸。”廖明低下头,含住了那嫣红水润的小嘴,掠走她口中的芳香。

 两分开,韩如奈只觉得嘴一阵炙热酥麻,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送给你的。”“谢谢。”他润的嘴轻吻她白滑的额头。“你不拆开看看吗?”廖明顺着她意把包装纸拆开。

 至薄丶持久丶贴身。緃然他未用过,也猜得出眼前的东西是什么。韩如奈在他赤红的耳畔甜甜地问,“你不喜欢吗?”

 她身上的馨香丶甜美的声音丶温热的气息,全部全部都刺着他的神经,他被蛊惑似地把手探入她的裙子内,骨节分明的右手覆上她前的柔软,左手轻轻地摩挲她的小蛮,突然,他停下手。

 韩如奈的葇荑握住他的大手,回眸看他,动情的眼尾泛着淡淡的红,“啊…不要…停下来。”

 他重重地咽下一口口水,身下的望渐渐抬头,他下身前的小姑娘的连身裙,白晢娇体暴在空气中。

 他捏着她的脯,她的像是水豆腐一样,又软又滑,带着薄茧的指头不时擦过尖端那抹嫣红,他的手缓缓往下移,滑过之处都泛起丝丝电

 “嗯…”韩如奈雪白的小手轻轻掩住自己溢的呻声,他轻轻一笑,“感觉舒服时的小奈真的很可爱。”他的手指试探地探入她的小,触及之处却是一片濡

 他大胆地把手指探得更深,热的紧紧地住他的手指,他的手指一边搅动着。溢出阵阵花,一边低下头食住她前甜香的,他的精神奕奕地立着。鸡蛋大的顶端渗出一些透明体,他戴上避孕套,着热气的抵在漉漉口。“小奈,我可以进来吗?”她抱住他壮的肩膀,“嗯…进来吧,明。”

 大的穿过层层迭迭的,抵在软的子口。淋淋的壁像是无数把小嘴,不断食住他的,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廖明舒服到像是要升天,他们炙热的气息互相淌的汗水把他们黏得更密不可分。廖明抱住她发软的娇躯,她软绵绵的酥紧贴着他坚实的膛,下身不住

 “…明…”

 “小奈…”他吻住她的小着她的小舌,咽不及的水过她精致的下巴,他举起她的右脚,一下一下的撞击,重重地击溃她的感点。

 “我快…快要去了…”她的水眸氤氲,句子被撞得细细碎碎。“我…也…快要…”他猛烈几下,最后出白浊。

 廖着气看着失神的她,高使她看起来更加娇,像是充分滋养的花朵,让他想要把她据为己有,他忍不往,再次吻下去…***韩如奈和廖明的爱片段在学校论坛里传开了。

 影片里,空的教室,韩如奈目含水光,他在她的娇躯上奋力耸动,虽然双方的重要部位都被衣服遮挡。

 但韩如奈那不断摆动的小腿丶绵的接吻…都暗示着裙子里发生的旎。影片是韩如奈发布的。和江洁那次一样,没有人会发现。“你这个货!”“我辛辛苦苦赚钱回来是让你读书的!”

 “你书又读不好,还要被人到全世界也知道!”“垃圾!”“癈物!”盛怒中的韩母口吐恶言,娟好的五官变得扭曲,吼声像是母老虎一样,把韩如奈的耳膜震得聋。 HutUxS.cOM
上章 这些故事有点奇怪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