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这些故事有点奇怪 下章
第18章 字正腔圆地问
  他双手被胶带反绑在身后,身上布鞭痕和烫伤的痕迹,白皙的身子被折磨得没有一块好,他身下是一个长相普通的男人,男人被一个三十多歳的女人鞭打着。

 鞭子带勾,每鞭打一次,便会勾出皮,男人痛得双眼血红。男人跟着鞭打的频率,着身上的男生。画面诡谲又糜。

 他们身边围着一堆人,有人火难灭,随便找了个人干了起来,有人面向他们自,有人饥渴地舐着单上的汗水和血,他们疯癫得像是中了毒一样,完全看不出一丝混在社会上层的模样,反而像是蛮横的野兽。

 戴着眼罩被干的男生正是博知言。方会依的眼楮阴沉起来,垂下的眼帘遮住了眼底的寒芒,她青葱的手指指着博知言,“他是谁?”

 龙庆协的头颅靠了过来,在她的脸颊上蹭了蹭,“你也喜欢那个男生吗?我吃醋了哦。”他把方会依带到一张沙发上坐下,很快便有侍应机灵地递上饮品。龙庆协指着拿着长鞭的那个中年女人,“她是楚姐,地下王国的掌权人。”

 他又指着博知言,“他是楚姐身边最得宠的人,办事能力高,私底下又什么花式都愿意玩。”方会依眼楮泛着诡异,“金钱真是样伟大的东西。”

 “对啊…所以你应该庆幸你现在是站在金钱的顶尖。”“如果我当初继续跟着你,你会带我来这里吗?”

 龙庆协把俊脸埋进她香滑的颈间,嗓音带着蛊惑意味,“小傻瓜,我都说,我不喜欢其他人沾污我的东西了。”“你有烟吗?”“毒品也有喔。”方会依没有回答他,只是接过他手上的烟。

 原来苦涩的烟味竟然变得可口,尼古丁顺着鼻腔飘散到肺部,好像有双柔软的手轻抚她一样,她缓缓吐出烟雾,心中的苦闷也好像减轻不少。博知言的眼罩因为剧烈运动而松开。

 他的目光和她相撞时,博知言的睫不停震颤,像是脆弱的蝴蝶扑簌的翅膀,混乱的气息和口的鼓噪错,得糊涂。

 他不想被方会依看到自己这个荒唐的样子,他挣扎着想要离开。楚姐最讨厌不受控制了,她大力拉扯博知言的环,少许血迹渗漏出来,除了方会依,没有人发现。

 博知言继续挣扎,楚姐一气之下,随便在旁边拉过一头狼。被调教过的狼不会食人,只会干人。博知言把脸埋到单上,自欺欺人地不去看方会依。

 但又忍不住从眼尾偷看她。方会依静静地看着这场闹剧,一烟吃完了,她便离开。博知言看着她头也没回地离去,瞬间感觉有一只小手狠狠地捏了他的心脏,黑色眼楮也轻轻颤了下。

 ***漫的灯光下,龙庆协和方会依坐在真皮沙发上。擂台上有两个身材条的美少年。

 他们的菊花皆电动,自己的茎则贴着一个粉的跳蛋,他们烈在挥动着拳头,每中一拳,身下的玩具便会调高一档。中拳的人下身受着强烈的震动,身体更加软绵绵,更加无力反抗。这可能便是所谓的强者愈强,弱者愈强。方会依一边看着。

 一边小口小口地吃着和牛粒。“你不是食素的吗?”“人人都吃,我为什么会吃素。”龙庆协看着她,脸依然是那张精致的小脸。

 但却极其冷漠,长睫下眼神带着戾气和阴郁,与之前乖萌的模样大相径庭。龙庆协的指头动了动,她比之前更吸引了。

 龙庆协真想把她幽在自己的画室里,永远属于他,他可以继续倾听她悦耳的呻声。好想绑住她喔…污她,她,让她永远离不开自己。好想聆听她的哭声,画下她痛苦的表情哦。

 龙庆协狠狠咬住自己的舌尖,回过神来,她现在是方家三小姐,不能轻易玩了。“依依?”“嗯?”“我们结婚吧。”“我还未成年。”“那便先订婚吧。”

 “随便吧。”他很开心,随便说了些话来掩饰自己心中的雀跃,“你记得上次被狼上的那个男生吗?”

 “怎么了?”“他可真利害,跟了楚姐一年便掌控了她身边一半的势力,现在杀了楚姐,又除掉几个最不安份的头目,安上自己的人,正正式式地当上黑道的第一号人物。”原来已经过了一年了啊…方会依内心有些唏嘘。

 但更多是烦躁,“真烦,你为什么说得这么详细,向读者待剧情吗?”“小毒舌,只是因为现在整个圈子都在讨论他,我免得你与这个圈子节。”她指了指擂台,“他以前也是做着这些事吗?”

 “重要吗?一个小玩具而已。”“哼…小玩具,你敢当着他的脸说吗?他现在是黑道头目耶。

 谁不知道你是一个易服癖的变态,谁不知道我以前是方宸的小情人,有人敢当着我面说我伦吗?这个社会有权有势才是王道,别人不尊重你,只是因为你的权力不够大。”

 方会依今天好像特别不开心,烈酒一杯一杯地灌下,脸庞泛起一阵酡红,膏混着酒喝得一干二净,出本来粉的颜色。

 ***龙庆协眼睁睁地看着方宸把她接走。不要紧,她迟早会是自己的子。方宸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在上。醉酒后的她脸颊红通通的,一脸茫然呆萌的模样。

 她可爱的模样取悦了方宸,他在她耳边低低地笑了一声,热腾腾的气息钻入她的耳朵,让她耳膜的。方宸正打算身离开,她一把拉住他,踮起脚,咬住他的

 她没有用力,也没什么技巧,更像是要找个发的渠道。方宸搂住她的纤,大力地回吻,他们凭住身体的本能汲取着对方的气息。方会依被他吻得头昏脑涨,慢慢地睡去。

 方宸回过神来,只看见她眼楮合上,眉心轻蹙,小嘴被自己吻得发红,委屈巴巴的模样,他浅笑,轻柔地帮她重新盖过被子。

 手心恋恋不舍地摩挲她雪白的小脸,最后转身离开。中午。睡醒的方会依按着疼痛的太阳,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神情翳了起来,她随便梳洗便出了门口,她怒气冲冲地走到方宸的诊所。

 接待处的人认得她是方宸的女朋友,正想跟她说方宸在应诊,但她已经冲到方宸的办公室。房里的病人吓了一惊,接待处的职员也想请方会依出去。

 方宸对职员罢了罢手,“你们先出去吧。”又安排病人去隔壁房间看另一个医生。方会依大力地把门关上,逐个逐个字,字正腔圆地问,“你昨天是不是吻了我。”方宸微微地点了点头。 HutUxS.cOM
上章 这些故事有点奇怪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