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这些故事有点奇怪 下章
第17章 正想推开
  “对不起!又要高了!哈啊…哈啊…蒂都跟着颤抖了!”“又要去了!我又要高了!不可以!咿咿咿咿咿!”她不断到逹高的天堂。

 但又害怕之后要被人轮,情和理智的分离使她濒临于崩溃边沿。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画完了。关掉假具,他走到余会依身边,大力捏余会依的,手指的薄茧不时拂过她起的尖。“你是水造的吗?居然高了十五次。”“一时间我哪里找十五个男人过来。”

 “哈唔…我害怕…”龙庆协她的发顶,“说笑的啦,我不会让其他人脏我的东西。”说完,龙庆协拔走她内的玩具,灼热的住她的。“啊!进来了!烫烫的…”“哈咿!不可以!鬼!”

 “好舒服啊!用力吧咿啊嗯!”***早晨的风凉飕飕的,余会依冷得缩了缩脖子,快步走向方宸的家,她觉得离开他这件事还是要亲口说清楚比较好,其实她心里是害怕的。

 她和龙庆协过了一晚便已经吃不消了,她真的有本事捱到他玩腻自己的那一天吗?但她有预感如果自己反悔了。龙庆协一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她不敢赌。

 “小白?”一个看起来五十多歳的男人叫住了她。“爷爷?”余会依,不,方会依认祖归宗了,原来她是方家的三小姐。

 她只是出生时和方亚掉包了,她从丁薄泰口中得知此事后立刻去找她的亲生父亲--方启知。方会依找方启知时,他正拥着小情人从酒店里走出来,方会依一把拦住他。

 一般情况下方启知都会叫人把她赶走,但不知道为什么,方启知看到她时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特别是她那对熟悉的桃花眼。

 方会依告诉他自己才是真正的方家千金,他半信半疑,分别找了五间医院做基因检测,结果都是一模一样,做情妇时的礼仪课并没有白上。

 她现在姿态优雅,落落大方地坐在方家的饭桌前。主家席的当然是方启知。再下去的冷清的美男是方秘,方家现在掌权的人,方会依的大哥。

 他轻轻瞄了一眼方会依,一双足以将人看得面红耳赤的桃花眼,方会依却觉得心里一凉。方秘旁边是方宸,深邃的眼眶发红,方会依觉得如果四下无人,他应该会立刻扑上来咬死自己。

 方会依旁边是方亚。方会依记得她是之前和小混混爸爸在咖啡厅的那个女生,虽然有些奇怪。

 但她也没有深究。方亚现在的脸孔没有上次看到时的那种意气风发,脸色一片苍白,眸黑诡谲。“现在小亚的生父母都过身了,她继续留在这里住,依依你觉得如何?”方启知问道。

 方会依觉得方亚没有家人也很可怜,爽快地答应了。方亚难看的脸色纾了纾,为方会依夹了块。“我不吃的。”

 “她不吃的。”方会依和方宸异口同声。方启知和方亚神色一愕。“你怎么知道依依不食的。”方启知问。

 方宸直勾勾地盯着方会依,眼神转化了几遍,看得方会依的身子不由自主地绷直,最后他只是吐出一句,“她是我以前诊所的员工。”

 “是吗?那真好,待会阿宸你带依依一起逛逛吧。”方宸没有应下。一顿饭,每个人都各怀心思。***方会依现在被安排到方亚的学校读书。方亚学校有事,要早点回学校。方会依独自被司机载着。

 暴雨后的空气弥漫着一股植物茎腐烂的气味,方会依眉头轻蹙,拉上车窗。一辆黑色的车突然驶到她的车前,她的车急速刹停,她因为反作用力,头狠狠地撞了一下。

 三个高大蒙面的男人从车子走出来,昏眩的她来不及锁上车门,男人暴地把她从车上拉下来。一个男人用巾捂住她的口鼻,她很快便真正地不醒人事了。

 方会依的脑子完全空白,有一种轻飘飘的恍惚感,她隐隐若若看到自己到了一个荒癈的地方。倏地,一阵打斗声响起,她想看清发生什么事。

 但她的脑子已经糊成一团,她只能无意识地再次昏过去。方会依再次醒来是在医院,她静静地坐起,还未懂是发生什么事的她,脸色白得透明,精致的眼眸一片茫然,模样无辜又可怜。门被打开了。方宸焦急地跑了进来。

 “你没有事吧?”“为什么会突然被抓走?”“你的头痛不痛?”“身体其他地方有没有不舒服?”方宸一脸担心,伸手想碰她。“啪!”方会依大力地拍掉他的手。方会依别过头,双眸半合,不想看他。

 长长的沉默,凝固的气氛令人尴尬。如果方会依睁眼,便会看到,方宸笑了,那是一种无奈又苦涩的笑容,看了让人莫名地痛。门再次被打开。进来的是方亚。“依依,你没事吧?”

 “那群人本来是要抓我的,但想不到我提早了上学,你却成了代罪羔羊。”“是谁救了我?”

 “不知道,我们只是被医院通知你被人捉走后昏倒了。”***方会依放学了,她正走向自己的车。一只手从后拉住她,她回身一看。依然是那张雪白的小脸,依然是那个龙庆协。

 “真想不到你竟然是方家的三小姐。”方会依眉头轻蹙,双腿绷得紧紧的,彷佛随时准备好逃跑,“关你什么事?人妖。”

 他没有生气,反而亲昵地蹭着方会依的脖颈,痴了口气,“小姑娘嘴巴真毒,真怀念你之前听话的样子。”

 方会依娇躯一僵,正想推开他,他便已经自动退开了,他一把搂过方会依的肩膀,“走,今天哥哥带你玩。”龙庆协带着方会依来到酒店。

 他们乘电梯去到最高的楼层,这一层只有一间房间,门口有四个黑衣人看守着。黑衣人看到龙庆协时,自动把门推开。

 门推开的那一刻,是方会依人生中第一次看到什么是酒池林,不,这里根本是用水筑构的地狱。宽大的房间里堆男男女女和动物,他们分散在不同的角落。

 但都做着同样疯狂的活运动。最吸引方会依目光的是正中央的人群。上的一个男生眼睛盖上黑色的眼罩,只出坚毅的下颚线和感的喉结。

 口里含着口枷,后时只能发出可怜的嗯哦声,口水不受控制地下,混合着淋漓的汗水洒在单上。 hUTuXS.Com
上章 这些故事有点奇怪 下章